[维勇]酒后无德

酒后无德

CP:维勇

 

 

 

胜生勇利接连被四通电话吵醒了睡眠。

 

第一通大致是下午一点左右,来自他半年未见的挚友披集·朱拉暖,对方急冲冲打进来询问他能否去一起观光——上次他来马赛回家后总遗憾日程紧张没能去景点拍照。披集那边听起来大概已经出门了,再十多分钟后胜生勇利就收到了好友一张以伊扶堡为背景的自拍,不过他当时已经再次睡过去没能及时登陆SNS给披集点赞。

 

第二通似乎是日本时间晚上九点,远在家乡的冰迷三姐妹甜甜的祝贺声把胜生勇利吓得不轻,三个小妮子这晚才抓住机会趁着父母不在打电话给这位叔叔(平时优子和西郡总担心三个女儿吵吵闹闹影响胜生勇利训练)恭喜他短节目滑出了个人最佳,接着便本性暴露毫不掩饰的一个接一个跟他询问起比赛事宜啦选手情况啦这类事情来。

 

第三通在傍晚五点左右响起,胜生勇利只听语气就知道是与他名字发音相同的尤里·普利赛提,冰上老虎自然是冲电话另一边的胜生勇利吼了一顿。胜生勇利当时睡得迷迷糊糊,还有点小感冒,大概只听清了“你这头猪!”“你的记录我很快就会超过!”“睡死吧你!”之类的,不过他早已习惯,那边见他没甚反应最后也就扫兴挂断。

 

第四通已经是晚上七点过后,毫无疑问是他的教练兼同居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胜生勇利的手机只有他的来电被私心的设置了特别的铃声,因此通常这位big man的来电胜生勇利总能奇迹般在五秒钟内接通(睡着时除外)。这位迷倒万千少女的花滑世锦赛六连霸达成者一如既往的跟他撒娇似的埋怨雅科夫太严苛啦或者女粉丝们太热情啦,具体是什么胜生勇利着实没听清,对话到了最后维克托才记起打电话的目的,俄罗斯人的声线充满疑惑:“勇利你在哪里?Banquet快要开始了哦?”

 

赛后用光力气般睡过了整个白天的胜生勇利这才清醒过来,连忙和维克托道歉说自己会尽快赶过去。他匆匆忙忙的尽快把自己打理得得体一些,额前几缕不听话的头发睡得翘起,怎么梳也梳不下来,他只好抹上发胶和比赛时一样给自己梳了个背头——只是和维克托认识以来,几乎所有比赛都是他为自己梳头,时隔这么久胜生勇利今天难得重新为自己梳头,竟然有点不顺手。

 

他成功在十分钟内跑出酒店并且拦到了车,年末的夜晚许多人都选择待在家里享受暖气与热酒,况且这天是大奖赛的次日,冰宅们沉浸在世界瞩目的俄罗斯英雄重回大奖赛场并将金牌收入囊中的喜悦,整个城市都充溢着欢快与暖意,就连交通也通畅异常。

 

胜生勇利看着车窗外彩灯装点的街道,记起从前他们还在长谷津时有一回自己也是睡过了头,当时维克托微笑着调侃了他。相处久之后他明白那不是对方生气时候的反应,记忆中维克托唯一一次生气就是去年自己提出要退役的时候,那时候还穿着浴袍的维克托委屈到气鼓鼓又无可奈何,小孩子般泪水怎么也停不下来地哭,悲伤得可爱,连生气的方式也温柔非常不愿伤害他,胜生勇利差一点就要母性泛滥承诺说不会退役。

 

维克托是不会生气啦,他担心的是外界会不会以此批评维克托教导不良的事情。

 

胜生勇利总算赶在众人察觉他的缺席前赶到了现场(他和维克托在一起时永远是那位长相惹眼的俄罗斯人远比他受关注,他自己作为维克托的迷弟倒是完全不在乎,维克托就应该是倍受到追捧的嘛),其时俄罗斯不良少年正被拘谨的正装包裹,躲在宴厅门外休息,胜生勇利冲疑惑的尤里使眼色示意不要拆穿他迟到了的事实,佯装自然的混进宴会气氛中,寻找披集的声影打算他和说说话。

 

可惜远在宴厅最中间被四五位淑女包围的维克托几乎是立刻穿越形形色色的男女找到了刚入场的胜生勇利,毫不掩饰开心的冲他挥手:“Hey!My dancing partner is coming!”

 

胜生勇利愣了三秒,颇为尴尬的挥挥手回应他,硬着头皮向那边的环肥燕瘦们走去。

 

精心打扮的淑女们微笑着,善解人意的将维克托正面的位置空出来,胜生勇利才得以今天第一次好好的看看他的教练。柔软的银发与海蓝的眼本就是杀器,平日里不加修饰的维克托早已魅力逼人,今晚他换了身考究合身的正装,再稍稍弄了下头发,自信而自如,仅仅英俊二字根本不足以形容此刻向他微笑的俄罗斯人。

 

相比起胜生勇利一身草草换上的西服,头发虽用了发胶但还是跟他作对似的翘起来,赛前过量的训练让他走路都有些不稳。胜生勇利一直都知道自己相形见绌。

 

女孩们接连礼貌的向他问好并恭喜他拿到银牌,维克托游刃有余的向她们行了个绅士礼:“女士们不好意思,今晚我的每一支舞都被这位任性的学生预约了。我和别人跳舞的话独占欲强烈的人会生气的哦?”

 

话音刚落,灯光熄灭,唯有柔和的月光色伴随圆舞曲舒缓的音调,维克托的手温柔得胜过丝绸,他执起胜生勇利的右手,亲吻他无名指上戴了一整年的戒指,“那么,请问你是否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呢,my sleeping beauty?”

 

即使万般说服自己维克托只是借他搪塞女孩们狂热的邀舞而已,但胜生勇利仍然心跳如鼓,笑容早已掩饰不住挂在嘴边:“荣幸之至。”

 

维克托包裹住他的右手,步伐优雅的将他怀抱着带入灯光下,将距离拉近到两人都安心的程度,搂着他的腰缓缓带他迈开舞步。

 

维克托笑道:“一直睡到我打给你的吗?”

 

“没有!”面对俄罗斯人的微笑攻势,胜生勇利选手选择了以撒谎掩盖自己睡太久的糗事。

 

音乐渐渐感染宴厅中的运动员们,绅士们找到心仪的女伴,藏着心跳邀请其共赴舞池。宴厅中共舞的搭档们多起来,他们仍然旁若无人却最为显眼。

 

维克托对胜生勇利这类反应很了然,他倒是没有紧逼:“晚餐吃了吗?”

 

“还没有,”胜生勇利顿了顿,接着软绵绵道,“饿。”

 

“那就不许喝酒,我会照看你的哦。”维克托拥着他旋转一圈,“今晚要和尤里斗舞吗,今年跳钢管舞的是那个奥塔别克·阿尔京哦,有没有很想看?”他期待的声音像极了为馒头撒娇的马卡钦。

 

“什么?!哈萨克的那位?!。”胜生勇利着实被吓了不轻,“你说真的吗?”

 

“当然啦!”维克托得意的眨了眨眼,好似能逗胜生勇利开心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般,“听说是和尤里赌他能不能拿金牌结果输掉了,真是很有趣的人呐。”

 

难怪决赛前一晚维克托那么兴奋的样子,原来是故意想逗逗这个表情单一的哈萨克后辈,不过胜生勇利也有点好奇那位跳钢管舞会是什么样子。他理解的点点头:“那真是非常值得期待。尤里奥呢,今年也是参加斗舞吗?”

 

“对啊。说起他真是有点伤心,明明比我晚好几年出道,这么快人气都快超过我了呢,世界人民果然还是更喜欢年轻可爱的孩子呀。”维克托佯装失意,甚至还假惺惺的擦擦眼睛,另一边藏在手指下的眼眸不忘观察胜生勇利的反应。

 

实际上这是哪有的事啊?即使去年维克托休赛快一年来日本给胜生勇利当专职教练,后来第一场中国大赛的观众们给他的欢呼声就让胜生勇利被震撼到了,更别说后来到了他的主场俄罗斯以及决赛赛场,维克托的人气这么多年从来都是稳坐花滑界的第一名,不论男女。

 

吐槽也只是在心里,胜生勇利还是迁就的附和他:“是呀是呀,尤里奥真的是很可爱呀。不过维克托也很帅气的!”

 

“真的吗?勇利觉得我很帅气?!”得到满意的答复,孩子气的教练顺着渐入高潮的音乐,和去年表演时一样将胜生勇利托举起来,嘴也笑成了心形,“我是很帅气的吧!”

 

“是是是,当然啦。”胜生勇利配合的回答他,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本的华尔兹竟不知不觉间被他们跳得仿佛重演了一次《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没关系,胜生勇利只需要让自己与维克托最契合就好。

 

“太好啦,那今晚我要不要也去斗舞试试看呢?”维克托笑道,这次抚摸脸颊的动作换成了他来做,“勇利会来看的吧?勇利?”

 

“啊?”胜生勇利慢半拍的回应道,说得有些心虚,“唔……其实我有点想早退……”

 

胜生勇利饿了一天,要不是之前奥塔别克的话题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早该满脑子都是猪扒饭了,而且只要他有出现,媒体就不会他的事拖累到维克托了。

 

“为什么?”

 

“我真的很饿啦……”胜生勇利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最初相遇时因为超重而被维克托说了一番贬低的话,还被取了“小猪猪”这种昵称这件事情他毫无疑问是要记一辈子了。

 

或者说,所有有关维克托的事情他都愿意每天祈祷能够一直好好保存在记忆里。

 

“那待会儿我们找时机溜走吧,我带你去一家特别好吃的餐厅,马赛我可是很熟的!”维克托信誓旦旦。

 

结果舞一结束这位高人气的花滑冠军就再次被崇拜者与竞争者簇拥起来,维克托“勇利绝对不能喝酒哦!”还没说完就被雅科夫拉走,留下胜生勇利目送他走远。

 

孤身一人的胜生勇利接着遇见了几位上前找他搭话的选手,但其中最熟悉的也不过是点头之交,且多数都是找他来打听维克托的,胜生勇利兴致缺缺。

 

这一年的大奖赛选手中与他交好的很少。克里斯已经退役,奥塔别克今天会跳钢管舞,尤里当然不会放过一秒钟看笑话的机会紧跟着他,披集看起来是直接翘掉banquet出去玩了,至于JJ……还是不要去打扰二人世界的好。

 

胜生勇利一面饿着肚子,一面还记得维克托承诺要带自己去吃夜宵,舍不得先离场,最后还是走到了香槟面前。

 

等到维克托终于应酬结束,正看到与两年前如出一辙的胜生勇利。这位酒品不好却总是孤身一人喝酒的麻烦鬼上次在看到之前banquet时的照片的反应他可是记忆犹新,维克托很清楚胜生勇利不喜欢将自己胡闹的一面展现给众人——尤其是对维克托。

 

早退的理由成立,维克托揽着日本人的腰向雅科夫等人道别,从侍者处拿回两人的风衣,在电梯里替胜生勇利和自己穿上。

 

胜生勇利乖巧的任由他摆布,稍有些迷糊的将额头轻轻靠在维克托肩膀,问话的语气像是撒娇:“你忙完了吗?”

 

“那可没有,接下来还有一个叫勇利的麻烦要我忙呐!”维克托笑道。

 

“我其实没有喝很多啦……”事实是他其实第三杯下肚就被维克托拉走了,胜生勇利虽然酒品奇差,但对自己的酒量多少还是有数的,“我会很乖,不会添麻烦的。”

 

“手给我。”维克托没在意他的辩护,握过胜生勇利的手放进自己温暖的大衣口袋里。

 

——他们从去年起就不再佩戴手套了。

 

“我是说真的,所以我们去吃夜宵啦!”香槟当然解不了馋,胜生勇利还是饿着的。

 

“好啦,我们回酒店,替你叫外卖好吗?”维克托妥协。

 

“耶!”胜生勇利欢呼,三杯香槟虽然不足以灌倒他,但也足够让胜生勇利变得比平时更坦率了,表达情绪的方式幼稚得可爱,“夜宵夜宵!维克托维克托!”

 

维克托一时不知道到底是自己还是夜宵更让这只小猪开心。

 

他们在酒店等了快十分钟都没车,只好往主街道走。胜生勇利脚上本就有伤,加上醉酒走得更是歪歪扭扭,维克托担心他摔倒,索性将他背起来。

 

胜生勇利象征性软软的反抗了一下,狠下心捶了捶维克托的胸膛,但还是完全没有攻击力。维克托宽厚的肩膀温暖又舒适,而他又着实有些期待这样亲密的举动,最后还是乖乖任由俄罗斯人背着自己。

 

天色已晚,街道空旷只剩下他们。胜生勇利之前一直错觉有人跟着他们,之前反抗也是担心有人看见,但现在他环顾四周见周围无人便放心的将全身的重量都交给维克托,舒服的趴在他的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他们脸颊贴着脸颊,只要胜生勇利稍稍偏头就可以亲吻维克托冻得发红的耳垂,他做坏事一样心虚的偏头去看维克托的侧脸,海蓝的眼眸倒映着金与绿色装点的街道。

 

这个时候胜生勇利才意识到,维克托原来也喝酒了,酒气甚至还挺明显的,但之前他一概以为是自己的原因。他知道维克托酒量很好,认识这么久以来无论喝多少从来没有见他喝醉过——俄罗斯人嘛。

 

果然维克托每一项都很厉害啊。

 

胜生勇利细不可闻的叹气,一垂头就看见自己与维克托右手无名指的戒指。

 

相比起媒体得知消息后的大肆报道,那晚披集他们的反应简直可以称得上波澜不惊。花滑界的现代传奇与日本大器晚成的新星,大奖赛五连冠得主与默默无闻追随偶像的小粉丝,编舞者与运动员,教练和学生,任何一种身份似乎都能演绎一场截然不同的故事。各路媒体变着法渴望能从当事人身上挖出点什么劲爆的料来,结果其中一位的回应总是暧昧不清,话题一不小心就被带跑,另一位不比对方圆滑,干脆公开宣布拒绝回答与滑冰无关的问题。

 

即使如此这一消息还是在一年前引发了轩然大波,正派媒体无法屈身做出没有明确证据的报道,但用词间已然将他们两人紧紧连在一起,而三流媒体据说早已是绯闻满天飞,光是俄罗斯英雄如何如何对日本王牌一见钟情从而决定飞越亚洲去见他做他的教练,这一情节就被杜撰出超过七个版本。听披集说,但凡报道他们两人绯闻轶事的报纸或杂志总是销量远超平常。

 

实际上胜生勇利本人也多少有些自觉,他很清楚自己和维克托的一些相处着实过于亲密。拥抱与牵手在他们这里似乎都只是日常,亲吻与俏皮话也不过是调情的香料,他们总是整天整夜的在一起,上个月底维克托甚至为了替他过生日瞒着雅科夫翘掉了大奖赛决赛前的训练飞来日本(当然,这件事也被一众媒体添油加醋地报道了),就连此刻他身上的西服也是去年维克托送的生日礼物。胜生勇利没有恋爱经验,所以对恋人的定义不是很清楚,但饶是他也知道自己和维克托的界限太过模糊不清,有时他空闲下来翻看一些报道,自己都会怀疑他和维克托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

 

教练和学生,偶像和粉丝,或者说对手、朋友都无法概括完全。披集说,那就是恋人了啊。你喜欢他这么久,他也对你这么好,你们毫无疑问就该是在一起了啊!当时正在翻阅SNS的胜生勇利顿了顿,他正滑到一张维克托与一位身材曼妙无比的俄罗斯女郎的合照。胜生勇利知道那是雅科夫替维克托接的广告,他之前跟自己提过的。他没有抬眼看披集,很干脆的说了声不是。

 

而维克托的态度总是不明晰,他从来都没有否定更没有承认,无论是在媒体还是胜生勇利的面前。后者脸皮薄,又太过珍爱这段关系,所以总是无法狠下心要求一个答复。

 

胜生勇利已经追在维克托身后很多年,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二十年,就连那只他宠爱非常的宠物狗都是学维克托养的,名字也是取的他的。现如今做梦一样的,维克托做了他快两年的教练,给他编舞教他跳跃,和他关系亲密的叫外界猜疑不断。

 

全世界都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与胜生勇利在谈恋爱,他们在一起了,甚至他们快要结婚了,你看他们还戴着对戒呢。但胜生勇利自己明白他们是友达以上,无论怎么四舍五入都不是恋人,或者说一直以来都只是胜生勇利的一厢情愿,维克托从来都只是将同为花滑运动员的他作为欣赏的对象,以朋友的身份陪着他而已。

 

至于戒指也不过是护身符,他去年决赛前太紧张了,一时冲动买下了它们,维克托会接受就说明他理解胜生勇利的用意,一直戴到现在也不过是因为维克托太过温柔了,不希望胜生勇利露出难过的神色。两枚戒指不过是两人这份复杂感情的见证,和别的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大概他没有公开否认和胜生勇利的绯闻也只是为了便于拿他做挡箭牌拒绝追求者吧,就跟今天在宴会上一样。

 

只是胜生勇利的心很小,装了维克托就再也没力气承担别的;胜生勇利的个性很固执,一旦认定了维克托就一直追着他快二十年;胜生勇利的时间很快,和维克托相处的时间怎么也不够,上午刚分别下午已经很想念;胜生勇利的独占欲很强,他一直都希望维克托能够把他的时间全都给自己,只注视自己一个人就好了;但胜生勇利的期望也很小,能够和维克托保持当下的关系就是他望见流星时许下的唯一愿望。

 

胜生勇利借着微醺时的发散思维胡思乱想,稍稍收紧双臂,缺乏安全感般蹭了蹭维克托的肩头。他赶在维克托偏头看自己之前闭上双眼假装睡着,紧张的希望能骗过这位总是一眼看穿他的教练。

 

“勇利?”

 

就在胜生勇利以为自己的演技成功将维克托骗过去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被放了下来,维克托将他从自己背上转到怀里,换成将他抱在怀中的姿势。

 

胜生勇利还来不及疑惑,温热的唇已经贴了上来。

 

维克托轻易的撬开了胜生勇利毫无防备的牙关,长舌灵活而柔和,名为爱的情感露骨到满溢却又带着几分不确定的试探,香槟与伏特加混合着敲打两人的神经。维克托的亲吻美味得超过猪扒饭,舒服得胜过乌托邦的温泉。

 

胜生勇利迟缓着久久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许久之后维克托满足的结束亲吻,笑得狡猾非常:

 

“你醒着,对吗?”维克托诱人魂魄般吐息在他的耳边。

 

胜生勇利不自知的脸红到快要爆炸,他小心翼翼的撑开眼皮,眼前的维克托温柔而性感,海蓝的眼眸里只容得下自己。

 

被维克托如炬的目光融化之前,胜生勇利只来得及思考:明天用喝醉酒断片为由能否骗过他的教练呢?

 

 

 

Fin./TBC.

 

 

一直跟着他俩的是记者 维恰有发现于是抓住机会顺势直球外加向全世界宣告主权ww请期待明早爆炸的世界(×

如有任何错误还请指正包容!!

 

他俩都失德了!!!!这对这样了还不结婚的人神共愤的小夫夫!!!!(单身狗の咆哮)

十集披集大喊我挚友结婚时被淡定鼓掌的奥总萌到 我却让他跳钢管舞 我对不起奥总(土下座)

接下来就是车或者婚后(划掉)关系确定后的甜蜜日常了吧 我情感上是愿意的 然而三次太残酷(跌坐)

维勇实在是super美好 完结了才入坑的我非常愧疚(痛心疾首)冰尤看完的第二天就二刷了 比一刷还喜欢!!!越来越喜欢他俩 闲下来脑子里全是他俩的事情//////

 

最后当然是提前几小时祝愿各位新年快乐啦!!!我大概从八月底就没怎么写东西了 16最后一天爆肝6000+希望各位食客看得开心!!!!

 

这是一个高三狗的临终遗嘱(安定躺

评论(20)
热度(419)
© 玉烛新 / Powered by LOFTER